Yuran-翔翔来怀!

哈喽这里鱼染!

关键tag:
全职 →轮回,孙翔,蓝河,周翔,叶蓝
文豪野犬 →中岛敦,all敦
盗墓笔记 →瓶邪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鬼狐天冲,嘉all嘉,all狐
偶像梦幻祭 →葵日向,葵裕太,2wink
魔道祖师 →薛洋,薛晓薛,追凌
日v →镜音双子,Fukase
京剧猫 →武白
网剧刺客列传→孟章,齐之侃,仲堃仪,蹇宾,仲孟,仲孟衍生(熊彭各种相关),双白(偏蹇齐)
娱乐圈 →彭昱畅,熊梓淇,易恩,马振桓
时之歌 →南国,赛科尔,维鲁特,维赛
剑三 →唐门,all唐,唐毒

像素感人……😂
试图存个档bushi
多少是有些懂了RG是怎么穿的衣服´_>`

🌝和亲友喵喵的明唐截图!!!明唐最棒明唐赛高!!!!耶!!!!(吹一发我炮炮儿子真帅!!!)

p1 今天唐家堡下雨了,师兄你怎么还没回来?问道坡的花又开了,你还带我去吗?

p2 猪猪你看,今天唐家堡没有下雨噢!天快亮了,我们去找师兄吧!

😶师兄是唐安然的师兄,也是我的梦中情炮😂太喜欢唐门啦!什么时候才会有炮哥和我一起玩呀。因为是刚入坑的新人,校服还没来得及去拓印,我的小炮太外观丑丑的Orz

AAL唐大法好

没想到我一个剑三新人炮太突然就这么沉沦了all唐门耽美向…。
但是我内心还是个攻心的!!!(???)让师兄当受吧,我是攻!(你等等)

【仲孟】【白天】who?when?where?(2)

这是孟章和明天灵魂互换状态下的仲孟白天不拆不逆不拆不逆不拆不逆!只是发生了灵魂互换的状况而已,注意避雷。

本来只想写上中下的,谁想到写完剧情安排,发现上中下写不完。

这是1,←戳戳它就好√(那个上我不想改了,就当它是1吧x)

此文用以自娱自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感谢戳进来看它!

2


       明天年纪毕竟还小,又发生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早就已经是脑内一片浆糊了,哪里能那么快地整理清楚思绪。等仲堃仪在桌边整理好垫子和书籍的时候,明天才从床上下来转移到桌子那里,和仲堃仪一同坐着。

 ...

【仲孟】【白天】who?when?where?(上)

       这是孟章和白天灵魂互换的状况下的仲孟白天不拆不逆不拆不逆不拆不逆,只是发生了灵魂互换的状况而已。注意避雷。

       想写一个不太一样的灵魂互换,纯属自娱自乐,感谢阅读!


       “哎,一白,等会明天来了你帮我看着他一会啊!”祁睿峰像只猫一样轻手轻脚地爬上唐一白的床,抽走了他的书又一边说一边左顾右盼。唐一白...

网剧刺客列传的第一季和第二季变化大概描述

《月光诀》和《破泪》的pv,根本就是两种感觉了。

月光诀 那个时候的小仙女还是小仙女,执明还是那个怀着赤子之心的王上,双白还是那么甜那么粗的双箭头,公孙大人还是那么正直为人君子,小葱还是那个依然在为了百姓隐忍的孟章王,方方土还是那个心怀大志跟着小葱创造盛世愿景的仲堃仪。

破泪 的时候,小仙女变成了事事物物都会利用的瑶光国主,执明变成了懂得为国家为将士考虑的君主,双白变成了台词里的存在甚至只剩齐之侃的一把神剑存在一丝联系,公孙大人变成了一座被人破坏了的坟墓没办法陪伴在陵光王身边了,小葱变成了仲君回忆里的那个“吾王”,方方土变成了黑化的搞事土只为了给挚友公孙报仇并替孟章继续完成盛世愿景。

但...

大半夜听歌安利——《最后的光景》

那一天文明一夕之间都归零,
黑云永远遮蔽从此没有四季。
巷口的公园变成了一片废墟,
秋千堆满灰烬沉重得荡不起。

我牵着你一起寻找一线生机,
你说你没力气不能再撑下去。
如果可以你说好想再看星星,
我要你别放弃,天空却下起黑雨……

那些过去来不及也回不去,你闭上眼睛。

……

黑色的雨,祷告的声音,十字架上的泪滴,只剩我一个人面对这世界,最后的光景。

——————————————
( •̥́ ˍ •̀ू )东城卫(D.C.W 東城衛)的歌。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回忆起来。修的作词作曲在我心里都是非常棒的。为什么却没能火起来呢……

别人摸的都是鱼,我在摸泥鳅系列.
官方爸爸某年(我不记得了…)情人节的贺图的苍叶。那套里面,苍叶的衣服我觉得是最好看的😂不愧是主角呀。苍叶超可爱,超喜欢他了!!

同行(蹇齐/齐蹇 无差)

蹇宾在孟婆熬汤的锅前犹豫不决,左右顾盼,却不知他看的是哪里。

“公子,可是对这人间还有诸多不舍?喝了我这孟婆汤,走过这奈何桥,什么不舍什么此生此世的七情六欲,都不会再有纷扰了。魂身相离,既有百般不舍,也是徒劳。不若早投胎去下一世。”孟婆说着的时候手上搅汤的动作也未曾停下。

“……”蹇宾没有说话,低头看了看手上握紧的拳,不解。展开手,又看不到什么东西。“本王终究还是弄丢……”蹇宾没有说下去,他有些忘了自己本想说什么,顿了声回想却没有印象。

他又握回手,抬起头问:“本……我还要再回去找人,该如何?”

“公子都已经忘了自己要找谁人了。况且来了这,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我记得的,他…...

© Yuran-翔翔来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