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ran-翔翔来怀!

哈喽这里鱼染!

关键tag:
全职高手→轮回,孙翔,蓝河,周翔,叶蓝
文豪野犬→中岛敦,all敦
盗墓笔记→瓶邪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鬼狐天冲,嘉all嘉,all狐
偶像梦幻祭→葵日向,葵裕太,2wink
魔道祖师→薛洋,薛晓薛,追凌
日v→镜音双子,Fukase
京剧猫→武白
网剧刺客列传→孟章,齐之侃,仲堃仪,蹇宾,仲孟,仲孟衍生(熊彭各种相关),双白(偏蹇齐)
时之歌→南国,赛科尔,维鲁特,维赛,界海,云轩,轩界
剑三→唐门,all唐,唐毒,明唐,藏唐
艾尔之光→露希尔,rg,dl,dn,allrg
一人之下→玉碧,也青

【雷嘉】你的星星是什么味道?

也再转一次呜呜呜…!
雷嘉真甜!很甜!非常甜!!
感谢小可爱给我的贺文!!!爱你爱你爱你!!♡♡♡

秋小栎:

#他们是彼此的,欧欧西是我的#
#给口罩团天使鱼的生贺!#
#难产了俩礼拜的产物#


@Yuran-翔翔来怀!


好的我的画!换你的贺文!【伸手】


『1』


嘉德罗斯做了个梦。


梦里他独自走在羊肠小道上,周围充斥着奇异的迷雾,干扰了他的判断。前路也无法完全看清,他并不是没有尝试沿着来路回去,然而却只能回到最初的地方。只有头顶若隐若现的点点星光,才能勉强让人意识到此时是夜晚。


被不清楚的东西束缚,不能随心所欲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嘉德罗斯莫名地烦躁了起来。


可仅仅是烦躁也无济于事,嘉德罗斯只能强压下被人操纵的恼怒,继续沿着小道往前走去。


兴许感受到了他越来越强烈的恼怒,周身的迷雾居然慢慢的散开,露出了似乎藏在迷雾中已久的人影。


奇怪的是,即使眼前人的五官大部分被黑影遮住,嘉德罗斯还是感觉出了一丝熟悉的味道,心脏也因为无法忽略的喜悦而加快了跳动。


『谁?』


嘉德罗斯按耐不住地开口,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身体也不听使唤,整个人仿佛又受到了控制。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人的双唇一张一合,对他说了些什么,最后化成了一只飞鸟离开。


梦醒了。


醒来后,除了喉咙隐约有痒痒的感觉,一切都好,于是嘉德罗斯没多久就把这个奇怪的梦抛到脑后,凹凸大赛可容不得参赛者胡思乱想。


如果不是狩猎中雷德偶然挑起的话题,嘉德罗斯甚至没察觉到身体的异样,这天也会一如往日。


祖玛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表情。


如果她没看错,她的嘉德罗斯大人突然像爆米花一样,从身体里蹦出了五六颗亮黄色的星星。


是的,星星。


亮黄色,小小的,威力却不小,在她和雷德没反应过来时,就有两颗星星直接飞过来打中了雷德。一颗打在腿上,雷德措不及防的大声呼痛,于是另一颗就顺势掉进了雷德张大的嘴巴里,还好死不死的卡住了。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只剩下雷德试图把星星吐出来的干呕声。


“祖玛,今天就先分开独自狩猎吧。”


嘉德罗斯似乎并不惊讶于自己的身上蹦出星星这件事,用与平常无异的语调简单的下了命令,便在其他两人没反应过来时,手持大罗神通棍快速的离开了。


“嘉德罗——”


“哎哟喂祖玛,我可算把这个小东西吐出来了,真是,差点就命丧黄泉了,幸好我命大。诶?老大呢?”


终于费力的把卡在喉咙中的星星吐了出来,雷德抬起袖子随意的擦了擦嘴角的涎水,仰起头看着不远处的祖玛,又看了看四周发现不见自家老大的身影,无心发问后惨遭对方狠狠一瞪,身体不自觉的抖了抖,知趣的住了嘴。


但他低下头看到了手里的星星,似乎想起了什么,嘴巴又开始叽叽喳喳,透着一股委屈劲儿。


“祖玛!我跟你说啊,这个星星,好苦!”


『2』


蒙特祖玛还没来得及仔细询问,敏锐的听觉与多年行走在刀刃上培养出的直觉让她迅速察觉到了不远处草丛里的杀气。


“谁?!出来!”


“哎呀,别紧张嘛,嘉德罗斯的跟班们~”


轻浮的语调与奇怪的称呼让蒙特祖玛眉头微皱,而声音的主人和其同伴们让她更加无法松懈。


雷狮海盗团。


明显比在场的人都高出一截的武斗派狂犬佩利,总是笑得不寒而栗的毒蛇骗徒帕洛斯,还有依然深不可测的海盗团的军师卡米尔,即使海盗团的老大雷狮不在,曾经和他们有过一战的蒙特祖玛知道,这三个人也够难缠的了。


所以她早在发现来人是海盗团的一瞬间就举起了巨大的羽蛇,集中了精神打算随时全力以赴。


“嘿!走了半天,终于遇到两个能打的了!”


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杀气,佩利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反倒还被点燃了血性,也许是想到接下来能有一场让人痛快的打斗,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发抖,呼吸也不禁粗了起来,嘴角掩不住的上挑,一切都是兴奋的征兆。


场面一触即发。


“佩利,接下来我们还有事情要做,没空给你胡闹,走了。”


卡米尔冷静的声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他本人似乎却并不自知,丢下话的同时就已经往目的地的方向走去,完全没有想要耗时间在对方身上。


“哈?!卡米尔你什么意思?!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两只能让我好好松松筋骨的老鼠,就这么算了?!”


“哎呀行了,走吧蠢狗,卡米尔自有他的安排~”


“都说了我不是蠢狗!”


无视佩利拳脚相加的反抗与抱怨,帕洛斯躲过几下致命招,直接将吵闹的人拖走,同时又回头给蒙特祖玛留下了一个危险十分的笑容,让人不禁抵挡他是否有暗招。


蒙特祖玛先是瞥了一眼缓慢爬起站直的雷德,确认对方也没事,这才用复杂的眼神看向卡米尔。


大概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卡米尔脚步不停,但声音却飘忽的传入对方耳中。


“最有价值的两人都不在,现在的打斗只会让未来的计划增添不确定性。”


不愧是海盗团以冷静出名的军师,但同时也让蒙特祖玛重新开始担心离开他们单独去狩猎的嘉德罗斯大人。


『不知道嘉德罗斯大人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而另一边,嘉德罗斯与祖玛二人组分开后,便径直前往高级区,像势不可挡的飓风,一路上收割了大量的积分,虽然这对大赛排名第一的他来说不值一提。


结束了早上的狩猎,嘉德罗斯仔细地观察了四周,确定四下无人,便找了块巨石坐上去,开始认真思考几个小时前自己的身上蹦出星星的怪事。


蹦出星星的时候他其实也很惊讶,但更惊讶于自己在了解到可能得了什么奇怪的病症后还依然很冷静,就好像他非常清楚病症的原因和解决方法一样。


『一开始,是因为雷德那家伙在叽叽喳喳说些平时听到的那些渣渣的事情,然后说到了——』


嘉德罗斯突然身形一僵,明明风和日丽,却总觉得一股寒意从脚部缓慢的冒上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靠!这里到底什么地方啊,到哪都是这种奇形怪状的植物!”


熟悉的声音拯救了快被寒意彻底侵蚀的嘉德罗斯,他全身猛地绷紧,心率加快,紧抓大罗神通棍,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


“谁?!”


才刚刚拨开紧密交缠在一起树木的宽叶,就感觉一阵熟悉的气流席卷着杀气凶猛袭来,与生俱来的直觉让雷狮下意识具现化元力技能,稍微有些狼狈地挡下这一击,后背猛地撞上了粗壮的树桩,狠狠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痛呼,这才抬起头分析突发情况。


面前空无一人。


雷狮感到十分疑惑,刚刚猛烈的一击打了他个措手不及,可对方状似没有纠缠的意思,反倒像害怕什么似地匆忙逃走。不敢相信对方会放弃这一大好机会,即使对自己十分有自信的雷狮也依然警惕的握着雷锤观察着四周,毕竟这里是凹凸大赛,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直到看到不远处散落的金黄,在透过密林缝隙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抢眼,像刚从宇宙坠落的星星。


好吧,也的确是星星,量多得怪异,却零零散散的铺成一条小道,向远方蔓延,指引着方向。


雷狮终于慢慢的放下了一直举着雷锤的手,同时嘴角不断上挑,勾勒出兴奋的弧度。他毫不犹豫地沿着星路追了过去,前方是谁他大概心里也有数。


“不会让你逃掉的。”


“海盗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不会失手。见机上,这才是海盗的本色!”


『3』


等雷狮找到嘉德罗斯的时候,已是夕阳时分。荒漠中,他背靠一块大石,盘腿而坐,丝毫不惧刺眼的霞光,盯着逐渐西下的落日,整个画面宁静又美好。


如果他身上没有不断蹦出来的星星的话。


“噗。”


雷狮不是故意出声的,但他实在是觉得画面过于喜感,平日嚣张跋扈的嘉德罗斯和可爱的星星真是搭不上边。


“嘉德罗斯,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像爆米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到了平常卡米尔爱不释手拥有甜腻口味的爆米花,雷狮不禁将两者做了比较,发现真的挺像,于是最初的憋笑瞬间变成了爆笑,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天地。


“嘭!”


雷狮似乎早有预料,轻松地往后一跳,并不为眼前的飞沙所干扰,抬手便用雷锤阻挡了来自大罗神通棍凶狠的一击。然而这并没有结束对方的攻击,嘉德罗斯用力一挑试图将雷锤拽离,但雷狮也不是省油的灯,迅速抽回雷锤的同时与嘉德罗斯拉开距离。


可惜的是,雷狮还是慢了一步。刚落地,嘉德罗斯便已冲到眼前,靠着本能堪堪躲开近乎致命的一击,雷狮终于发现对方着实有想要他命的意思,不由得认真起来。


即便这样,雷狮依然在这场打斗中节节败退,嘉德罗斯对身上疯狂蹦出的星星毫不在意,铁了心想要他的命一样,追着雷狮猛踢猛打。


“嘉德罗斯,你到底是装傻还是真糊涂!”


雷狮觉得既恼怒又无奈,他自认为没做错什么,为何这家伙总追得那么狠,抱怨的同时却完全忘记了先追上来的是他自己。


其实这都不重要,真正让他烦躁的是————


“都是大老爷们,非要像姑娘家一样走形式你才能明白是吗!?”


攻击戛然而止。


嘉德罗斯瞪大眼睛盯着雷狮,任凭身上的星星四处蹦飞,他觉得自己没听懂雷狮的意思,他没理由会懂。


他突然想起昨晚那个梦,梦里那个人,看不清五官,身形都是模糊的,话语也无法传达,最后甚至化成一只飞鸟离他而去。


是雷狮。


他说,你还不明白吗?


不明白什么?


他是圣空星禁忌研究的产物,作为接近“神”的完美存在被送来参加凹凸大赛是为了印证力量,可不是为了产生其他容易让人有弱点的东西。而且凹凸大赛并不是一个能允许感情发芽的地方。


去他妈的都是借口。


什么都比不上此刻心跳如沉沉笙鼓,生生不息。


雷狮看着愣神的嘉德罗斯,他无意识的状况下身上蹦出的星星更加多,甚至速度越来越快。接住一颗向他飞来的星,轻舔便只剩微笑。


两颗心在缓慢靠近,当雷狮终于来到嘉德罗斯身边,抱住他,清晰地感受到了怀中人的僵硬,轻笑出声,低下头吻上了一直在他心上晃悠的星星。


“甜的。”


End


我自认为是欧欧西到爆炸的你开心就好。。。吃一把糖就睡吧,记得产粮,还有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儿~

评论
热度(91)

© Yuran-翔翔来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