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ran-翔翔来怀!

哈喽这里鱼染!

关键tag:
全职高手→轮回,孙翔,蓝河,周翔,叶蓝
文豪野犬→中岛敦,all敦
盗墓笔记→瓶邪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鬼狐天冲,嘉all嘉,all狐
偶像梦幻祭→葵日向,葵裕太,2wink
魔道祖师→薛洋,薛晓薛,追凌
日v→镜音双子,Fukase
京剧猫→武白
网剧刺客列传→孟章,齐之侃,仲堃仪,蹇宾,仲孟,仲孟衍生(熊彭各种相关),双白(偏蹇齐)
时之歌→南国,赛科尔,维鲁特,维赛,界海,云轩,轩界
剑三→唐门,all唐,唐毒,明唐,藏唐
艾尔之光→露希尔,rg,dl,dn,allrg
一人之下→玉碧,也青

【仲孟】【白天】who?when?where?(上)

       这是孟章和白天灵魂互换的状况下的仲孟白天不拆不逆不拆不逆不拆不逆,只是发生了灵魂互换的状况而已。注意避雷。

       想写一个不太一样的灵魂互换,纯属自娱自乐,感谢阅读!



       “哎,一白,等会明天来了你帮我看着他一会啊!”祁睿峰像只猫一样轻手轻脚地爬上唐一白的床,抽走了他的书又一边说一边左顾右盼。唐一白无奈地看着他神经兮兮的样子,没好气地回了句:“明天又怎么你了?“

       “哎呀不是!你看着我床角那边的两瓶饮料没?你可千万千万不要让那个贪吃鬼喝掉了!”

       “嗯?不就是两瓶饮料吗,明天想喝,给他就是了。不会这么小气吧?”唐一白抢回他手里的书,不想跟他瞎掺和。

       “这可不是一般的饮料,我特意搞来的。但我现在没时间研究它,我得先去赴约了,你看好了啊!记着千万千万别给明天偷喝了!......记着了啊!!!我走了!”祁睿峰出去带上门还不忘千叮咛万嘱咐。唐一白抬眼瞅了瞅,心想:都给你小子藏得只看得到一点盖儿了,想轻易发现也难吧。  
晚上,明天一如既往、轻车熟路地带着游戏机就进了唐一白的宿舍。一个听音乐看书,一个正打农药打得不亦乐乎。  

       ......

       等唐一白耳机里的音乐刚好放完一首,正在缓冲时间的时候,听到了不太寻常的悉悉索索声。他把耳机摘下回头一看,明天发觉他的回头,也正一边喝着手上的饮料一边对他天真烂漫地笑。唐一白的右眼突突突地跳了好几下,张口又顿了顿才问:“明天,你手上的瓶子哪来的?”

明天嘿嘿地笑了几声:“一白哥,你别告诉峰哥,我在他床上发现的。他居然还藏在床上,你说他是有多小......”没等明天说完,唐一白几个大跨步就抢了他手上的瓶子。

       “唔?一白哥你也想喝吗,可我两瓶都喝完了......”唐一白瞪大了眼睛看他,“喝完了?!”他不知道明天是怎么发现祁睿峰藏得那么好的饮料的,祁睿峰嘱咐了他的事,他没做到,现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也不知道明天喝了饮料会出什么事。

       “一白哥别难过,我下楼再帮你买就是了!”明天以为唐一白是因为自己没和他分享饮料而难过,转身就想跑下去买新的来将功补过,却没想刚转身就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唐一白反应极快地接住了他,急得眉头皱成一团:“明天!明天你怎么了?!”  






       天枢王宫内,侍从个个满头大汗地跑来跑去,找医丞的找医丞,还有跑去传唤仲大人的。

       “你说什么,王上突然晕倒?即刻备马入宫!”仲堃仪放下竹简边往外走边传令。“怎么回事,王上可有大碍?”“小的不知,已经传了医丞来看,仲大人也快些过去吧。”  

       ......

       王宫内只有香薰静静燃烧,仲堃仪步伐轻盈而快速地踏进内殿走到孟章身边,满眼里都是心疼与焦急,回头轻问:“医丞怎么说?”“说王上只是睡着了......可小的是看着王上突然倒下的,唤了几声也不见醒来,不像是睡着了。”

       仲堃仪抿着唇不语,伸手给孟章把脉,又多看看孟章——呼吸平稳有规律,脉象也无异常,脸上还带着似是睡得热了起的微红。“确实是睡着了。”嘴上这么说着,仲堃仪却还是放心不下,“你们下去吧,我来照顾王上。”侍从们面面相觑,有些犹豫却又想到往日王上与仲大人的相处,只得一一退了出去。

       又叫人重新端来了一盆热水,仲堃仪湿了又拧干手巾,给孟章细细地擦着手。不过一会,孟章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仲堃仪半蹲着微俯下身去唤孟章:“王上,王上。您醒了吗?”看着孟章的眼睫微颤,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仲堃仪笑着握紧了他的手。

       孟章突然猛地坐起,也因此突然眼前一黑,一只手撑在床上,一只手从仲堃仪那里收了回来捂着脑袋。

       “王上?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仲堃仪一着急,站起来也顾不上君臣之礼就抚上孟章的后脑勺。等孟章恢复之后,他愣愣地看了看仲堃仪,惊呼出声:“一白哥?!”

       仲堃仪也被这一声叫的莫名其妙的,但怕孟章身体又出什么问题,端了温在暖盒里的药汤给他喂去。孟章见仲堃仪递来的勺子,低头看后就对着仲堃仪笑了笑,乖乖就着喝完了一碗。只是温补的药,不同往常喝的苦,里面还加了些仲堃仪亲自带来的果花蜜,汤水喝起来带着花香和丝丝甜味。等孟章喝完了药,仲堃仪又用青丝绢给他擦了擦嘴边的汤渍。

       还是带着笑容,孟章问他:“一白哥,你多久没有这样照顾我了呀?”仲堃仪也回他一个笑:“若王上愿意,臣会一直照顾王上。”

       “哈哈,一白哥你什么时候学会用这种腔调说话了,好好玩,跟古代人一样......欸,你穿的也像古代人!”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哎?我怎么也穿着这样的衣服?你给我换的吗?”仲堃仪以前从没听过孟章用这么欢快的语气和他说话,觉得此时的他像个纯粹的小孩子。但同时心里也有许多疑惑:“王上方才说的‘易白歌’是何许人?微臣从未听说过此人。”

       眼前的“孟章”也呆住了,两个人对视许久都没说话。等仲堃仪将手放在他额头上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他看到了仲堃仪眼睛里的自己,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一把把仲堃仪的手抓下来用力握着,支支吾吾:“我,我和你说个事,你不要惊讶要相信我,可以吗?”

       “王上说便是,微臣愿意相信。”仲堃仪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道。

       “我不是你说的什么王上,我......我叫明天。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好像和你的王上长得一模一样。哦,你长得和我的一白哥也是一样的。我不小心喝了别人的饮料,就糊里糊涂地来这里了......”

       仲堃仪没有回答他,耐心等着他说下去。

       明天看他不为所动的样子,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顿时慌乱起来:“你,你要相信我呀!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是王上,我......”明天握着仲堃仪的手开始出汗了。看着他慌乱的样子,仲堃仪心里也有几分了然,确认了他不是孟章的同时,也确认了他不是他国派来的刺客。

       仲堃仪挣脱了明天的手,起身去水盆里又拧了一遍白手巾过来给他擦去脸上的细汗。明天见他这不急不忙的样子,生气又委屈地拍开他的手。仲堃仪摇头笑了笑:“这位小公子,你现下着急也没用,在下也很担心吾王的安危。你且冷静下来,把事情所有说与我听便是。”


TBC

评论(9)
热度(59)

© Yuran-翔翔来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