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ran-翔翔来怀!

哈喽这里鱼染!

关键tag:
全职高手→轮回,孙翔,蓝河,周翔,叶蓝
文豪野犬→中岛敦,all敦
盗墓笔记→瓶邪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鬼狐天冲,嘉all嘉,all狐
偶像梦幻祭→葵日向,葵裕太,2wink
魔道祖师→薛洋,薛晓薛,追凌
日v→镜音双子,Fukase
京剧猫→武白
网剧刺客列传→孟章,齐之侃,仲堃仪,蹇宾,仲孟,仲孟衍生(熊彭各种相关),双白(偏蹇齐)
时之歌→南国,赛科尔,维鲁特,维赛,界海,云轩,轩界
剑三→唐门,all唐,唐毒,明唐,藏唐
艾尔之光→露希尔,rg,dl,dn,allrg
一人之下→玉碧,也青

【仲孟】【白天】who?when?where?(2)

这是孟章和明天灵魂互换状态下的仲孟白天不拆不逆不拆不逆不拆不逆!只是发生了灵魂互换的状况而已,注意避雷。

本来只想写上中下的,谁想到写完剧情安排,发现上中下写不完。

这是1,←戳戳它就好√(那个上我不想改了,就当它是1吧x)

此文用以自娱自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感谢戳进来看它!

2


       明天年纪毕竟还小,又发生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早就已经是脑内一片浆糊了,哪里能那么快地整理清楚思绪。等仲堃仪在桌边整理好垫子和书籍的时候,明天才从床上下来转移到桌子那里,和仲堃仪一同坐着。

       “欸,这个垫子好舒服啊,你们的王上真是好享受啊。”明天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这儿摸摸那儿瞧瞧。

       “王上每天一半的时间都在这桌前批阅奏折,处理公务,自然是要安排舒适妥当才行。”仲堃仪把茶倒了两杯,递给明天后才提醒他该说正事了。

       “哦对!我是晚上去一白哥宿舍玩儿的时候,偷喝了饮料,转个身就眼前一黑,醒来已经是你所看到的了。”明天说着说着就把头低了下去,看着杯子里黄绿色的茶汤想起了唐一白。不知道一白哥在那边有多担心我呢,我还能不能回去呀......

       “以小公子所言,你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的,吾王孟章也不知到何处去了。”

       “原来你的王上,叫孟章呀。我虽然确实是不知道孟章他去了哪里,但是我想离开这里,去找回去的方法了。”

       仲堃仪看看他,摇头说道:“小公子你现下哪里也不能去,就算去了,你一个人要如何寻找?你用的还是吾王的身体,就这样离开王宫,指不定会有他国的刺客行刺。身为他的臣子,我岂能放任他人伤害王上?”

       明天一听顿时瘪了,垂头丧气地走回来,才刚坐下又猛地站起来惊呼:“我要是留在这,除了你,其他人都不知道我不是孟章。他又是王上,那我岂不是要帮他做所有事了?!”

       仲堃仪似笑非笑地点点头。

       “这怎么行?!我什么都不会啊,要我管理一个国家,万一被我搞砸了怎么办啊!”

       看他又开始着急起来,仲堃仪拉住他的手让他安静一会,说:“在下倒是有法子,不过也只能躲避一时,公子不介意先去在下的住处吧。王宫内难免有他人眼线。”明天一听,自然是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反手拉起仲堃仪就往外走。

       走动的马车上,明天摇摇晃晃身体喘着气。“怎么回事啊,我才走了几步啊就累成这样?”

       “你拉着我走得急了,吾王的身体本就不大好,又不曾习武,自然是会累些的。”

       “......等他回来了你让他多运动运动嘛,成天坐在桌子旁,不生病才怪呢!”

       “王上日理万机,众多臣子都看着这位新王又有三大世家的打压,他难得抽出空闲。有空的时候,也是把在下唤去商讨重要事宜了。”

       ......

       仲府,仲堃仪心疼孟章的身子,让人尽快安排了住处让明天休息。明天躺在床上,看着地上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低头思故乡”。“一白哥,我想你了......”明天喃喃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仲堃仪自己却没睡下,点了灯看书,边想着孟章和明天的事。

       ......

       清晨明天就被仲堃仪拉起来用早饭,说是孟章都是很早就起来喝药用早膳了。明天一听要喝药,下意识想逃跑。他喜欢甜的东西,棒棒糖蛋糕什么的都是他的心头爱,但是这里的药一听就是苦涩的。

       明天盯了那碗药很久,等仲堃仪又端了什么进来的时候,还是一口都没喝下去。仲堃仪叹气,把那盘糕点递到明天眼前,明天抬头看了看他,直接伸手拿起一块要放进嘴里。

       “明天你先把药喝了再吃,这蜜糕过甜。”

       “没事,我就喜欢甜的!”说完他就把蜜糕一整块塞进了嘴里,马上就明白了过甜到底是有多甜。

       “唔!”仲堃仪赶紧把尚有余温的药递上去,明天看也没看就喝了,结果胡乱吞下去的蜜糕甜味还没在喉咙散开,药的苦味倒是先晕开了。明天憋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仲堃仪接着才给他倒了一杯新的清茶。

       “哇,这蜜糕什么做的啊,一口咬下去我牙龈都疼了!”明天捂着腮帮子气呼呼的。

       仲堃仪特别无奈:“我告诉你了,你那么快就吃了。这蜜糕中间放了纯蜜,要就着茶吃。你觉得药太苦,我就给你做了些。不过,孟章他也是喜甜,所以我府上常备了这蜜糕。”

       “你居然不叫他吾王了?他和我一样喜欢甜的,那怎么还能忍受得了天天喝这么苦的药啊?”明天揉揉脸,又嬉皮笑脸了。

       “不在王宫又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我们不以君臣互称的。他习惯了隐忍,为君之难都忍得了更何况只是一剂苦药。”

       明天觉得还是自己回去训练好,那里有一白哥,再怎么累,也没有孟章这样苦。

 

 

       “昨晚思索一番,我觉得这没由来的事故,应该不久就能恢复了。这几日,先由我代王上看看奏折,你要做的就是尽量先撑着,不让他人看出来。”仲堃仪边说边拿来了笔墨,示意明天拿着:“写字,可会?”

       “会是会,可我不会写你们的字,我的毛笔字更加是不能看的那种......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我不是孟章啊?反正你说了不久我就能回去他就能回来了。”明天握着笔,觉得好玩儿在纸上画了只王八。

       仲堃仪瞧见了,笑笑他的孩子天性,伸过手帮他纠正握笔姿势,又拿来字帖让他临摹:“王上身份特殊,若是说了,难免不会借这理由把你当成奸细处死。到时候你或许能回去,吾王的魂魄却没有身体可回来了。”纸上因笔的几秒停滞晕开了一朵拇指盖儿大的墨花。“怎么这样啊......好歹我也还是王上的模样,怎么能说砍头就砍头啊。”

       “怕是没有砍头那么简单的死刑。自王上重用我开始,朝中就有一批重臣对王上不满了。”

       明天算是怕了,只得乖乖练练字,尽量把样子做足了。

TBC

BUG,私设一大堆。感谢观看!

评论(6)
热度(35)

© Yuran-翔翔来怀! | Powered by LOFTER